您的位置:首頁 >教師頻道>教學科研 > 詳細內容

我只是偶然成爲你的老師

來源: 發布時間:2017-12-08 浏覽次數: 【字體:


我只是偶然成爲你的老師

文/萬玮

經濟學家張五常是個很有趣的老頭,他寫過一本書,叫做《吾意獨憐才——五常談教育》,其中很多觀點與衆不同。

例如他不鼓勵自己的孩子中學時讀書太用功,主張真正發力應該從讀碩士開始。我知道張五常是因爲他一篇談契約的文章。

張五常講了一個很有爭議的例子。

早年,他見過三峽上拉船的纖夫,會集體同意雇一個監工用鞭子來抽他們,這便是有名的“纖夫合約”。

因爲彼此不信任,害怕有人偷懶,竟然會完成這樣的合約,簡直不可思議。

一群人在一起,完成一項任務,如果沒有人統一指揮協調,效率會非常低。我外出旅遊時,對這一點感受深刻。

監工也好,管理者也好,既然存在,便有合理性。我學過一段時間管理學,深感其博大精深,且永無止境。

教育中重要的一部分是管理。

然而,教育的核心卻不是管理。爲了保證自習課的紀律,老師安排小密探,或者,如果條件好的話,幹脆在教室裏裝一個攝像頭,紀律問題一定解決。

這是有效的管理,但不是好的教育。

在幾十年的急功近利之後,大家突然意識到回歸自然的重要性。

綠色,環保,健康。蔬菜要有機,家禽要散養。其實教育也是一樣的,管到後來,還是得放。

管是爲了不管,教是爲了不教。

教師在,秩序井然;教師不在,一盤散沙。這一定是管理方式出了問題。其背後,是管理理念的偏差。而管理理念的偏差,是教育意識的不足所致。

我們這一代人小時候,父母在教育上多半是不作爲的。那時候剛解決溫飽問題,還關注不到教育,再說孩子也多,不像現在這麽珍惜。可是很多人成長得很好,長大後照樣大有作爲。

教育者不作爲至少比亂作爲要好。

一對夫婦有一個13歲的兒子,暑假他們把男孩送到澳洲的一位朋友那裏呆一個月。

第一天,朋友便告訴男孩,這一個月中,男孩要自己起床,自己做早飯,自己做家務,如果外出,得自己研究地圖,自己坐車……

因爲他們很忙,照顧不了他,再說,不欠他父母什麽,因此,沒有必要對他負責任。

一個月之後男孩回北京,他的父母驚奇地發現兒子完全脫胎換骨,不但勤勞能幹,而且彬彬有禮。

他們無限感謝澳洲的朋友,問他用了什麽方法。朋友說,他其實什麽都沒做,只不過把男孩當作一個成人對待而已。

不作爲也可能導致孩子們的發展方向不可預知。因此,一開始適當地有作爲也是必要的。

但一定要記住,有作爲的目的是不作爲。哪一天,孩子自己成長了,發展了,渾然不覺是老師的幫助,以爲是自己的努力,這才是老子推崇的最高管理境界,也就是無爲。

教師要時刻意識到自己的身份,明確自己的定位,不可越俎代庖。

你教的孩子跟你沒有一點關系,你們只不過碰巧認識幾年而已。你對他的影響力很可能是——零。

想象一下教孩子學騎車的情景吧。剛開始你可能要用力穩住自行車,然而你一定要學會放手。不然孩子永遠學不會。你放了手,孩子會摔跤,可能還是會失敗。你不放手,孩子已注定不能成功。

在教育的舞台上,教師也許會光芒四射,震撼全場。台下坐的是家長。

然而,好的教育一定要求老師從台前回歸到幕後。教師不是演員,不是導演,不是編劇。還是走到台下,跟家長坐在一起,做一名觀衆吧。

觀衆所能做的,就是加油,鼓勵,欣賞,喝彩,以及,持久的關注與期盼。

那些最糟糕的例子,都是因爲觀衆忘記了自己的身份,沖上舞台,成爲攪局者。或者,幹脆離開了劇場,放棄了自己的職責與使命。

我能做什么呢?我只是偶然成爲你的老師。

 

 

【打印正文】